睡眠不足、體力消耗...醫師罹癌的機率,比你想得高!

【2019-05-16 林蓁醫師】


偶然看到一篇報導說有14個醫師罹患癌症,其中包括骨科名醫。像這樣發現多位醫師罹癌並不是第一次,幾年前就已經有人在討論台大醫師健康檢查後發現癌症的比例偏高。當然,這並非表示台大醫院特別危險,有可能表示台大醫師面對健康檢查項目都特別認真、仔細,便能在各種病症早期就發現這些微小的病兆。

然而,醫生本來就屬於高壓、高風險的職業,尤其是在象徵台灣最高醫學學術單位的台大醫院,因為具有領頭地位,在臨床及相關研究中相對就背負最大的責任與壓力,而且無論臨床治療或教學研究的量體及規格,相較其他學術單位及醫師來說,都大得許多。


睡眠不足體力消耗罹癌高

根據我自己所認識的台大及榮總醫師,對自己身體健康皆長期忽視,當然並非他們沒有觀念,而是實在忙碌到沒有時間顧慮自己。醫師的身體狀況也和大家一樣,會生病、會虛弱也會康復。醫院安排這些體檢,至少可以讓醫師在相對好治療的時機開始治療,最重要的是,能夠促使他們思考,不僅是把全部的心力放在病人及工作上,更需要投資一些時間給自身健康。

畢竟醫師經常面臨睡眠不足、體力消耗與營養不足…等問題,加上醫院裡面存在許多致癌因子,例如骨科、心臟科醫師常常暴露在放射線之下、許多微創手術需要影像學協助,因此用導管、顯影劑也都具有放射性物質存在其中。雖然醫護人員都有基本防護,但機器仍會有些微放射存在其中,尤其早期的的醫院建築樓板之間不一定有裝設鉛板,天花板、地板也可能不像現在新設計的醫學部門如此完善,這也可能成為危險因子。

身為開業的整型外科醫師,之前在台北榮總服務了10年,記得當時家母每次都會提醒我要吃飯、要多休息,以前同住時,她也會認為我三更半夜還不睡覺,事實上是下班之後仍然需要聯絡許多病人的狀況、需要回答很多問題,有時更要寫點東西,真的不到凌晨1、2點無法睡覺。整天之中常常只1餐有辦法好好坐下來吃,有時候甚至都是靠點心和咖啡硬撐。

7年前家母確診乳癌,介紹她到北榮找我的學長—乳癌名醫曾醫師,當時最令我訝異的是家母當時檢查後發現已經進入第三期,起先她發現乳房有硬塊但始終沒告訴我們,就這樣自己忍耐好幾年,她的打算是一旦發現便要拒絕治療,寧可逝去也不願做化療。

當然我們第一時間為她安排檢查、手術,發現淋巴結總共48顆,其中47科都有癌細胞,以乳癌的分類來說,鎖骨上的淋巴結有癌細胞的狀態通常已經是超過第三期,因此手術之後接著面對的是8個階段漫長化療及賀爾蒙治療,基本上就是所謂的全餐。有一次,她跟我說:「我一定要堅持,曾醫師這麼盡力,光是門診都需要看100、200個病人,他這麼辛苦仍然非常幫忙,我不能讓他失望,我一定要完成治療。」

由此可以看出,醫學中心這些名醫們身上背負的壓力與責任有多大,當時家母還說:「以前見到妳覺得很辛苦,現在看到曾醫師之後覺得妳的生活品質已經算好。」例如有時候我拿好吃的食物給曾醫師,他都會說沒有時間,請我送去給他的父母,他是真的都沒有時間享用。這些對話都再再透露出台灣醫師,尤其是醫學中心的名醫身心極大消耗,這樣子的工作量,醫師自己的身體更應該要好好照顧。

健康必須透過長期維護注意,在許多醫學顯示癌症並不是疾病而是人類自然衰老的一部分,人體總有個退場機制,例如,假設我們都能打敗細菌、也能克服病毒,所有的人類都長生不老,那地球上真的會沒有年輕人的立足之地,所以也可以說我們的細胞裡面本來就寫好了一些自爆程式,也就是癌症的成因。

想要突破天限不是每個人都有條件可以做到,假設所有癌症都能夠初期檢驗出來,或我們提早對自己身體健康有更好的意識,尤其現在要逐步開放細胞治療,那到時,可能我們需要困擾的就會是有沒有足夠的金錢與財富,來支撐存活那麼長時間的生活品質吧。

相關專欄文章

#林蓁醫師